主办: 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
邮箱: 2010358287@qq.com
登录 | 注册 退出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评论视角 > 原创首发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
栏目:原创首发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2020-11-23
11月21日,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肖体高新作《花儿朵朵开》出版前的作品研讨会,在泸顺起义陈列馆举行。研讨会由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与泸州市作家协会共同主办。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肖大齐、执行主席徐潋,副主席朱路昕、付玉,专家组组长李晓梅教授,泸州市作家协

11月21日,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肖体高新作《花儿朵朵开》出版前的作品研讨会,在泸顺起义陈列馆举行。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1)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2)


研讨会由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与泸州市作家协会共同主办。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肖大齐、执行主席徐潋,副主席朱路昕、付玉,专家组组长李晓梅教授,泸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邵忠奇、秘书长李盛全,报告文学作家白鸽,诗人刘道勇,泸州市公安文联秘书长、公安作家协会主席王光全出席研讨会,围绕《花儿朵朵开》的采访过程、写作立意、人物形象、故事构思、文字表述等方面进行了深入、全面、细致的探讨。

研讨会由肖大齐主持。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3)

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肖大齐


根据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及泸州市文联的指导意见,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按照“1+11”(1指评协,11指文联下属其他11个协会)模式,创新打造“川派评论泸州模式”。本次研讨会即是“泸州模式”的生动实践,在作品出版前即介入研讨,帮助作家精心打磨作品。

做好文艺批评要把握三点,一是及时,二是精准,三是有影响力。“及时”就是要求具备敏锐的判断力,回应作品、感知作品、找到人才,进而强力推出,形成影响力。“精准”则要求避免生硬刻板的褒扬,注意故事细节的感染力,防止批评的老旧、视野的狭隘和审美趣味的过时。文艺评论生态需要进一步破冰,不能都是表扬家,要勇于做批评家,既要对作品发出批评的声音,也要敢于对名人名家的作品讲批评。这就是“川派评论”“明砍”的气质。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4)

儿童文学作家、纪实文学《花儿朵朵开》作者肖体高

 

脱贫攻坚是这个时代的大事。作为一个作家,必须要有自己的作为。怎么介入这样宏大的主题?习总书记在讲话中说,脱贫助困要办好农村教育,脱贫的根本是扶智和扶志,要割断贫困的链条,要教育好下一代。我从中获得启示。我是写儿童文学作品的,如果把第一书记和孩子们的故事结合起来,这个角度是个创新。我把这个想法报给市文联张合主席和时任作家协会主席的杨雪,受到他们的鼓舞,成功申报了省作协的重点作品。

在王光全和刘道勇的协助下,我深入四县三区的贫困山区,特别是最为边远的古蔺县,去的次数最多,实地采访了8个月,写出第一稿6万余字。省作协及市区有关同志建议再充实一些,于是,我又再次进行了补充采访,目前的篇幅是19个故事8万余字。我所采写的这些故事,有的是用孩子的口吻、孩子的视角来表达,有些是以驻村第一书记们的眼光来表现。

今天感谢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和泸州市作家协会主办这个研讨会,请大家多提宝贵的意见。




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专家组成员、文学专委会主任、泸州职业技术学院教授陈善珍,委托参会同志作了书面发言:

 

读完肖体高老师写的纪实文学作品集《花儿朵朵》,心情十分激动,久久难以平静。每一个儿童都是一朵绽放的花,花开的样子,好美好美。

满怀对儿童的深切关爱和殷殷期望,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作家,为了些这本记录“驻村第一书记和孩子们的故事”的作品集,用了整整8个月的时间,克服了山高路远、颠簸崎岖、寒来暑往等等困难,以满腔的热忱采访了几十位驻村第一书记和驻村干部,接触了数百名少年儿童,用他饱含深情和真情的笔,写出了一个个触动读者“泪点”的真实故事,在“精准扶贫”的伟大事业中,以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的历史责任和担当,用作品为“精准扶贫”收官之年献上一份大礼。

“精准扶贫”是中国历史格局最为宏大、影响最为深远的民生工程。肖体高老师以“纪实文学”的独特形式,从儿童、第一书记、第三者等不同的视角,去记录、描摹、书写和讴歌在“精准扶贫”过程中驻村第一书记、驻村干部和儿童之间时时刻刻发生着的激动人心的故事,触摸到了新时代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让儿童的心灵得到照耀和滋养,让儿童的精神得到安慰和鼓励,让儿童的生命像花儿一样开放。

主题重大是《花儿朵朵开》最重要的特征。斩断穷根,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的通道,最重要的是“教育扶贫”。正如习总书记所说,要让儿童“扣上人生的第一粒扣子”。这第一粒扣子是什么呢?那就要“培根铸魂”,就是要培养有理想、有文化、有知识、有能力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一代、新二代。正如艾姿碧塔在《艺术的童年》中所说:一种快乐的、令人愉快的人格特质,这种特质成就于个体意识到社会生活中存在着双重性、谎言和妥协之前,此后,一切便无能为力了。(转引自朱自强《儿童文学概论》)这就是说,这第一粒扣子应该在儿童成年之前,对儿童的灵魂进行塑造,对儿童的人格进行锻造。

真正优秀的作品源自个人内在的天然的需要,这是作家投入创作的最主要的理由,是作家创作从自然走向自由的必由之路。肖体高老师的创作理念是要通过文学作品传递人类永恒的东西,那就是真、善、美。通过文学启蒙来引导、塑造、提升儿童的灵魂。《花儿朵朵开》正是这样的作品。写作这样的作品正好满足了肖体高老师作为儿童文学家进行文学创作的内在需求。尽管“花儿们”现实生存的环境还艰难,还需要不断的改善,但是光明总是存在的。所以,在第一书记和儿童的故事中,总有那么一些能够照亮人心的东西。

《花儿朵朵开》必定会在泸州乃至四川儿童文学史上占据一席之地。它之所以被评定为2020年四川省作家协会重点扶持作品,因为它是紧贴时代社会生活、紧贴当代贫困地区儿童的生存状态和成长形态的纪实类文学作品,因为它填补了泸州儿童文学创作在纪实体裁上的空白,展示了泸州儿童文学创作的又一个新的方向,体现了泸州儿童文学创作的丰富性和多样性,显示了纪实文学的现实主义与文学创作虚构相结合的交叉性特点。比如,在《走进雪螺村的女人》中虚构的雪螺的传说故事和第一书记“罗洁”的形象就虚实结合在了一起。

用儿童的视角来讲第一书记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儿童是怎样扣紧了他们的“第一颗扣子”。比如,《从乡下打给妈妈的电话》写的是女儿暑期下乡陪伴扶贫的爸爸,通过女儿写信告诉妈妈,爸爸带领村民修公路、帮养鸡户治鸡瘟,最后女儿主动教农村孩子读书的故事。这个故事让我们看到了农村的变化,农村孩子的喜悦,也看到了城市孩子的成长。“我们的邱书记受伤了,伤势严重!已经急转到叙永县人民医院!消息刹那间传遍双全村,传遍大石镇,传遍叙永县!他,额头破裂缝了18针,鼻骨骨折,门牙碰落1颗,脸部多处创伤,肩胛骨骨折,颈部和腰部软组织挫伤……那一晚,他乘骑的摩托冲下崖下十几米,要不是那丛竹林挡住……少年杨守平嚎啕大哭!瘫痪在床,80多岁的爷爷也流下眼泪!脊柱严重弯曲,快80岁的奶奶在屋里走来走去,坐立不安! ”这是《最美书记》里的一个片段。文中通过杨守平、杨守平爷爷奶奶以及村里人对受伤邱书记的焦急、牵挂、感恩等多种复杂又交织在一起的情感描写,让我们看到了“爱”的种子在儿童的心灵里正在生根、发芽和开花。“如今,你到我们密腊小学来看看,我们不只是读书、写作业、玩,脑子里还多了许多别的东西,是不是就是贺阿姨说的思想境界?” (摘自《我们村来了贺书记》)用第三人称讲述第一书记的故事,由于点点滴滴打动人心的故事情节,以及故事里面洋溢着的真挚情感,使作品富有撞击人心、激荡情感的力量。

生活化、口语化的童稚语言让作品烙上了鲜明的儿童文学标签。撷取一段来欣赏:“从此,我们学校多了歌声,多了欢笑!你还别说,这些正儿八经的老师还真大不同!读课文,抑扬顿挫,像唱歌,那唱歌像,像什么,像百灵鸟!百灵鸟啥样?没见过。叫声咋样?没听过。那咋用上了?课外书上学来的,借用呗,总之是动听。”“通公路的愿望,像我们小孩儿吹肥皂泡,看着光彩,霎时嘭的一声破了!”(《我们村来了贺书记》)

充满欢声笑语的精彩描写渲染出寓教于乐的生动场面。“朱兆强、杨勋两位司法警察叔叔来到教室中间,分别请了两位男孩儿来亲身体验。被从背后抱住了、被拽住胳膊了分别该怎么逃脱,被坏人追赶时该怎么躲避和求救……巧妙的防身术和自救小技巧让同学们惊叹不已。两位法(警)官的讲解结束了,同学们还意犹未尽。这时,王明香一下子举起了手,并站了起来。胡姐姐一眼望过去,看见一个乖巧的小姑娘。‘你,你要说啥?’她说,‘为什么不用手机, 要用它。’她指了指胡法官手中的对讲机。胡姐姐想,这女孩别有心思,于是说,‘你问得好,手机要通过卫星或基站,容易泄密。对讲机有专用频道,不知道的人就不能进入此频段. 就不能互通,所以安全、保密’。”(摘自《法律进课堂 润物细无声》)

 关于作品,笔者提出以下问题与作者和与会者进行磋商:

作为展现扶贫重大主题的作品,必然要歌颂第一书记的奉献精神。如何在平实的叙写中去彰显并自然而然的撞击读者的心灵。作者在以儿童视角和第三者视角的叙写中,把控得非常好。但在以第一书记的角度时,在表达第一书记的责任与担当,由于一些政治语言的直白表述,反而削弱了感天动地的力量。

叙述角度的自由变化与作品内涵之间如何紧密结合?如,《看守苦竹笋的少年》的叙事角度不必从少年的角度转化成第一书记的角度。第一书记上山去找逃学的少年,一直保持少年的视角更能彰显第一书记对少年的关爱。少年听到第一书记的呼唤时,可以找一个能够看到大路的地方躲起来。躲起来的少年看到了第一书记焦急的模样,看到她凌乱的脚步,听到她喊哑的声音。通过这些细节的描写,少年终于被感动了,自己忍不住从躲的地方出来,跟书记下山。

《大山深处的“六·一”儿童节》建议结构上做一些调整。一开始就写学校过六一儿童节快乐、喜庆、热闹的场面。通过书记的眼睛,从看到的学校环境的变化、儿童欢喜的笑脸形象、表演节目的编排,引起书记的回想,通过倒叙去写作这个特殊的来之不易的儿童节。这样结构更完善。

个别作品的主题还可以进一步提炼和升华。如,《寻找茅娃》里面,茅娃的家长不知道该怎样感谢第一书记,茅娃回答说,他们是“不图回报的人”。建议后面加上,茅娃接着说,我长大以后,我也像他们一样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就是对他们最的回报。这样,让感恩的主题加上回馈社会的主旨,让真情在人间传递,主题会得到升华。如,《走进雪骡村的女人》的结尾:“我幻想着我的未来,但未来并不遥远,未来从脚下开始!像她们一样,把爱给予更多的人,而要做到这一切的最好职业就是教师,或医生。”建议改为:“我幻想着我的未来,但未来并不遥远,未来从脚下开始!无论我将来从事什么职业,我都要做一个像她们一样的人,把爱给予更多的人”。

有些作品的题目是不是可以再改一改。如,《孩子,你一定要上学》改为《第一书记募捐》;《法律进课堂》改为《别开生面的法律课》等。

瑕不掩瑜。最后,再一次对充满爱心、充满创作激情和热情的年逾古稀的肖体高老师表示由衷的敬意!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5)

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泸州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付玉


《花儿朵朵开》是儿童文学作家肖体高老先生的一部纪实儿童文学作品集。全书共有19篇作品合集,描写了泸州市的驻村第一书记和孩子们的故事。

首先,要对肖老师表示由衷的敬意。肖老师作为七十多岁的老作家,克服了山路崎岖,烈日炎炎等诸多困难,亲自深入一线采访,历时八个月创作出了《花儿朵朵开》这部作品,实属不易。

在拜读肖老师的作品时,深感儿童文学作家创作儿童文学作品,特别是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的不易。除了艰辛的付出,还要解决创作过程中的诸多矛盾。作家在创作的过程中,必须要解决一组矛盾,实现二元价值系统的统一。二元价值系统即作家的价值系统和儿童的价值系统。儿童文学作家在创作过程中既要表现自我的价值观,又要表现儿童的价值观,并且要把这两种价值观调和融合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既要让作家的价值观对儿童的世界观、价值观起到正确的引导作用,又要符合儿童在特定的年龄阶段、成长阶段的价值观和接受特点,让儿童喜闻乐见,能够接受、乐于接受。找到这个平衡点是非常困难的。肖老师《花儿朵朵开》这部作品是以驻村第一书记的典型事件作为主要描写对象的纪实文学,有较为浓厚的时代性和政治色彩,如何将政治色彩和儿童情趣相融合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肖体高老师老师在协调二元价值系统方面做了很多的尝试,实现了主流价值观的引导和儿童情趣较为完美的结合,使整部作品既能够展现第一书记为脱贫攻坚的所作的贡献,体现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又通过真实、深情、细致的描述感染儿童,让儿童乐于接受,在阅读的过程中获得安慰和鼓励。

肖老师的这些尝试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虚实结合。第一篇作品《走进雪骡村的女人》把雪螺的传说和现实生活中的第一书记形象巧妙结合,让人耳目一新,深受感染;第二,语言非常朴实,生活化、口语化,儿童在阅读中能够理解和接受第一书记们的精神;第三是运用了多种方法来调动儿童阅读的情绪,符合儿童审美的特点。例如拟声词的运用、细节描写 、儿童人物形象刻画等。

不过,作品在如何把政治色彩和儿童性如何交融成为一个有机整体方面,还应该继续加强。比如《琼粼河畔笑声甜》,在儿童情趣、主流价值观和政治性的结合上就稍显逊色,主要从第一书记的角度进行刻画,有未能从儿童的视角进行分析和描述。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6)

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专家组长、四川警察学院教授李晓梅

 

儿童文学不仅仅是教育小孩,也是教育成人的。我认真看了肖老师的文章,先说优点:故事真实感人、语言清新流畅,人物鲜明生动,角度新颖多变,有图有真相。

标题《花儿朵朵开》非常好,很多小孩子就像花儿一样,整个社会就像大花园一样,精心呵护的人像园丁一样。第一书记传递爱,是爱的使者。第一篇故事《走进雪骡村的女人》里的仙女就是第一书记共同的、象征性的形象。以这种角度去统领全篇,所有第一书记对孩子做的,都是输入爱。他们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去传递爱、播撒爱,让孩子感受到心灵的滋养。

第一篇《走进雪骡村的女人》很吸引人,很有诗意。但是很遗憾的是,后面的文章里,这样的诗意减少了。我觉得,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带给孩子审美的体验是非常重要的。要让孩子从里面体验到一种情感、美的环境、美的人物、美的故事。建议肖老师在其他的篇幅上也可以采用类似的写法。

通读之后,我有以下建议:

第一,这些都是一些小故事,都多了,就觉得有些审美疲劳,倦怠。如何让读者,尤其是小读者不产生审美疲劳,还需要想一些办法。

第二,整本书中每个故事各自独立,短小精悍,但总体上缺少一种体系。

第三,描写还需要加强,尤其是对环境的描写。我感觉是基本全部是人事的概述、读者的对话,有些枯燥了。环境描写应该渗透到每一篇,才能让人身临其境,才能更好体验到故事产生的真实场景,才能增加儿童文学的审美性。

第四,人物不一定要那么多,尽量寻找典型性的去强化。我认为,不一定都是短小的故事,能不能分成几个部分,每个部分不同,成为体例性的东西。哪些是最感人的、最想要去传达的,可以重点去写。不一定每篇都写差不多的字数。第一书记很重要,孩子们也重要。我觉得,写作的视角应该是儿童的眼睛和心灵,这样去写,才更能符合儿童文学的特色,才更符合儿童的天真、真诚。

第五,政治化的语言,要巧妙含蓄,不要那么直白。

第六,整本书的图片还应该多样化一些,不一定都是人物,环境的照片也更丰富一些。

第七,这部作品的定位,如果是报告文学,在思想的深度和广度上都显得浅了一些。

肖体高老师以七十高龄,饱含深情和童心,写出了对党的感恩与对孩子的关爱,翻山越岭不辞辛劳,笔耕不辍,写出了这部感人至深的力作,这是我由衷敬仰的。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7)

江阳区作家协会荣誉主席、报告文学作家白鸽


作为一个读者,我谈一些自己的感受,发言的题目是《让阳光渗透孩子的心田》。

首先,作者值得点赞。19个故事真实感人,不是作家坐在家里编造出来的,而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不辞辛劳地东奔西走,深入四县三区历时8个月实际采访得来的。肖体高不仅是采写者,还身体力行参与了对乡村儿童的关爱行动,在山区办起了暑假课堂,亲自教写作。

第二个感受是,故事中孩子值得我们去关注。正如托尔斯泰在小说《安娜卡列尼娜》中所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书中这些孩子,有的是因为家庭贫穷上不起学,有的是因为父亲去世、母亲离开成为孤儿,有的是残疾儿童、智障人群,还有就是父母外出打工的留守儿童。写这些孩子的不幸和他们的艰难成长,实际上唤起我们对这些孩子的同情、关注与关爱。对这些故事中孩子的关注与关爱,就是对我们祖国未来的关注与关爱。所有这些孩子不仅是当下的弱势群体,也是祖国的花朵。一个社会是否公正公平,就是看社会阳光是否渗透所有孩子的心田,是否让每一个孩子、每一朵花儿都能健康地成长。有人说,多修一座学校,就少修一座监狱。那么我说,多关爱一个失学儿童,就少一个失足少年。

这本书让我们看到故事中孩子的不幸,同时又看到了他们的幸运。他们的幸运的是生长在社会主义中国,生长在改革开放的年代,生长在扶贫攻坚的年代。看起来,对他们进行帮助的是第一书记,但第一书记的背后,是全社会的关注关心和关爱,既有国家扶贫政策,有爱心企业家、爱心法官、爱心作家,爱心村民等等的关爱……

第三,故事中的第一书记也值得我们点赞。第一书记承担着扶贫村脱贫攻坚的重任,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为孩子们操心,确实不容易。个别孩子再恼火,也不是他们的硬指标。但是第一书记们确实关心孩子的成长。比如故事《有个少年叫陈榕》的陈榕,由孤儿变成了流浪儿,由流浪儿变成了小偷,如果不是第一书记晚孝洪的挽救,那么孩子可能就会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还有《书记送他上职高》中何书记为了找到在湖北恩施打工的孩子让他重新返回学校读书,六次走进湖北,这种精神值得人尊敬。可见,他们作为第一书记,尽心、尽职、尽责、尽力。

第四,写这本书这些故事的意义何在?不仅唤起我们对书中这些儿童的同情、关心和关爱,还唤醒我们深深的思考:怎么来整合我们的社会资本和资源,来帮助这些孩子过好人生的第一个流程?第一书记走后,这些孩子怎么办?我们还应该思考,对这些孩子的成长,我们还应该从哪些方面去关注和关爱?仅仅是从衣、食、住、学去关注和关爱?这本书给我们一个启示,第一书记们,从个体对孩子的关注和关爱,到群体对孩子的关注和关爱,比如作者写到《新洋村办起了暑假课堂》,法律课堂进校园,这就是群体的关注和关爱。从浅表性的关注和关爱,到深层次的关注和关爱,比如让孩子们从生活习惯、卫生习惯、行为习惯的扭转,进入到深层次的关注和关爱,给孩子们拒绝毒品、怎么自我保护的知识等。这些知识对孩子的成长是很有好处。第一书记们用经典的故事,对成长中的孩子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英雄主义教育、理想教育、亲情教育、感恩教育,从人格上从心灵上去关注和关爱孩子们的成长。

据我了解,目前还没有专门写第一书记和孩子的作品。这也体现了肖体高独特的视角。他发挥了自己在儿童文学创作上的优势,又填补了泸州市扶贫文学在这方面的空白。

也谈一些不足:第一是书中还有不少错别字。第二是故事要感人至深,引人入胜,还需要情节的编织和细节的描写。就像冬天的树,只看到树干和树枝是不好看的,要等到春天长出绿叶来,枝繁叶茂才好看。这个绿叶就是细节。希望作者在故事的细节上还写得更丰富一些。第三是在着重写孩子的同时,第一书记的内心世界也值得描写。这些第一书记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可以多写一写他们内心的波澜。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8)

泸州市公安文联秘书长、公安作家协会主席王光全


我参与了肖老师采访创作过程,对肖老师作为作家的社会责任的担当精神非常钦佩。肖老师七十多岁了,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不辞辛劳,有一天的采访,开车就是10多个小时。肖老师在这部作品中有一篇作品,写的警察第一书记,在泸州公安文艺发表了,获得了泸州公安2019年度文学奖。还有一篇稿子发表后,关注众多,很多爱心人士,包括美国的爱心人士都寄来了学习用品。这就是文学作品所产生的社会效应,令我很受鼓舞。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9)

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泸州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朱路昕


读肖体高的报告文学《花儿朵朵开》,我认为这是第一书记的另一种“群像”。

初看题目,我以为肖体高老师写的是少年儿童的快乐生活,通读以后才发现,这是精准扶贫政策下第一书记们的“另类”群像。说是“另类”群像,是因为一般扶贫报告文学都是写驻村书记们如何帮助当地贫困百姓脱贫致富,这其中当然有众多生动、感人的真实事迹。但是肖体高的《花儿朵朵开》选择的角度与众不同,抓住的是“精准扶贫”工作中第一书记们如何帮助贫困乡村少年儿童入学、上学的事,由此构成了“精准脱贫”工作中第一书记们的另一种工作侧影。

扶智与扶志。

扶贫要扶智,即给予乡村贫困人家子女以知识上的支持。而扶智(知识)就直接涉及到贫困地区儿童入学与乡村学校建设等问题。报告文学《花儿朵朵开》,并不把笔墨重点放在驻村干部如何去筹措资金,如何去吸引社会关注、引来社会赞助等具体行动上(这些具体行动在现实中无疑是困难的,是要耗费驻村干部大量心血的),而是把拉赞助等具体行动放在背景上。《花儿朵朵开》的笔墨重点放在驻村干部如何让乡村孩子走进课堂(如想上学的王幺妹,《王幺妹上学记》,想上大学的小谭,《孩子,你一定要上学》)、返回课堂(如少年章铭元,《看守苦竹笋的少年》,辍学打工的陈蓉,《有个少年叫陈榕》)等。“扶智”要在下一代身上着重发力。

但是,扶智之前,还要扶志,即要帮助贫困户树立改变自身面貌的内心志向。报告文学中有个小故事《干干净净小姐妹》,就是写驻村干部从引导贫困家庭小姐姐学会打扫自家卫生,养成良好卫生习惯入手,从而改变家庭面貌的。俗话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如果连基本的清洁卫生习惯都做不到,何以能梳理改变自身贫困面貌呢?没有真正想改变自身的内在愿望,即使有政府帮助他们改变了一时的贫困,也难以防止他重新返贫。从这个小故事可以看出我们国家扶贫任何是多么艰巨,而扶贫先扶志是多么重要。还有像《会讲故事的书记》里的陆书记讲“半条被子”的故事等。

鲜活、生动而感染的一件件小事。

扶贫工作艰巨而琐碎,很多扶贫工作中的事情都是耗时耗力耗心血的琐碎事情。这些琐碎小事在一些人眼中可能不值得一提,但是在目光敏锐的作者那里,却成了反映时代风貌的宝库。作者正是在一件件看似琐碎的小事上,写出了时代的伟大精神。而这些琐碎小事在作者笔下,也因其真实而鲜活、生动、感人。

像替孩子守苦竹笋的陆阿姨(驻村第一书记),有什么好写的呢?不就是换下守竹林的孩子,让他去上学吗?——然而,没有陆阿姨的呼唤,可能孩子就此逃学了。那孩子的未来在哪里呢?扶智不就落空了吗?

像让那个山村小学的孩子过个有意义的儿童节,这不是很稀松很普通的事情吗?——然而在这个城里孩子很稀松很普通的事情上,山村小学的孩子也许就会牢牢地记住一辈子,一辈子记得那个快乐地高唱《少先队歌》的明朗夏天。

像那个认驻村书记柳杨做“干爸爸”的曾梦娇,见到柳杨就拥上来,一下子挽住书记的手。这又有什么好记的呢?不是普通再普通的场景吗?——然而这场景却让人一下子感到驻村书记的普通乡村儿童(还是一个有癫痫病的儿童)那种没有距离的亲热。正是这种亲密无间的感情,才让那么多驻村干部放弃城里温暖舒适的家,风里来雨里去为贫困山乡民众的脱贫而耗去岁月、青春甚至生命。

独特的少年儿童视角。

一般人写脱贫攻坚的报告文学很容易以成人的角度,写他们的艰难,写他们的辛酸,写他们在党和政府帮助下,在驻村干部帮扶下如何改变自身。《花儿朵朵开》选取了脱贫攻坚中一个独特的视角,将关注的目光放在着力办好农村教育,让贫困户的孩子上好学、读好书上。

尤为独特的是,报告文学还常常以儿童的视角、儿童的口吻来讲述这一件件感人至深的故事。

像《我们村来了贺书记》,完全以一个乡村小女孩“我”的视角和口吻来讲述贺书记动员包括“我”“爷爷”“奶奶”在内的乡民修学校、办教育乃至跳广场舞等文化娱乐活动。

像《书记送他上职高》,也是以一个失学而去打工的少年陈力的口吻在讲自己的故事。特别包工头崔六带他去干活的情景,活脱脱的少年苦力的情景再现。这样真实再现的场景下,推车跨省赶来送陈力去上职高的何书记,形象一下子树立了起来。

《会讲故事的书记》里,亮亮讲的故事,赢得了哗哗的掌声……还有《从乡下打给妈妈的电话》,就是“我”这个十二岁的县城的少年眼中那个一心扑在乡下扶贫工作中的爸爸。这个故事极具创意地以去乡下陪爸爸的孩子打给妈妈的电话,将爸爸在乡下的工作融入家人电话里讲述。这种“主观限知视角”的现场感极大地增加了故事的感染性。

因为时间的原因,《花儿朵朵开》,我读得比较快比较匆忙。然而在匆忙中已经是眼眶湿了一回又一回,好几次激动地从书桌旁站起来踱步。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真实。感谢肖体高老师为什么再次揭开时代洪流的宏大帷幕,让我们这些生在这个时代的人深深地为我们的时代而自豪。

刚才听了前面几位老师的发言,有的地方我跟他们观点不一致。比如在视角转换的问题上,从孩子转换到书记的视角,我就认为很生动自然,书记看到他的爷爷和奶奶就来了,很生动鲜活。还有政治化的问题,我觉得这个方面不仅不能削弱,反而应该加强,还应该拔高。“六·一”儿童节唱队歌,这样场景很真实,而且又有政治性。但是要注意,政治性不能用口号式的。

不过,作品在有些用词上还需要讲究。举一个例子,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民,“依偎在……”,这个依偎,不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村男子应该有的动作。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10)

泸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邵忠奇

 

肖体高是我市乃至全省儿童文学创作的领军人物和代表性作家之一。他是带着作家的责任感和时代的使命感来挥笔创作儿童文学,为21世纪的主人翁服务的。因为有一颗不老的童心,被人称为“肖老儿童”;他也有一颗燃烧的灼热的爱心,为了孩子,他把这颗心都掏出来了。他盼望着青 少年一代茁壮成长,好在21世纪大显身手,做一个响当当的主人翁。这些年来,他扎根乌蒙大地,守望文学理想,坚持笔耕不辍,先后发表和出版了多篇多部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儿童文学作品,获取了全国多项儿童文学奖项。

今天讨论的是他即将出炉的扶贫故事集《花儿朵朵开 ——第一书记和孩子们故事》。这部作品是他用心用情创作的又一部儿童文学作品之一,得到了省上的高度关注。本书有三个特点:一是鲜明的主题特色。作者亲临现场一线采访,无论是第一书记,还是他们帮扶的孩子们,都是情真意切的感人故事,反映了乌蒙山区域教育扶贫的艰难历程。从脱贫攻坚这个理念上讲,作品提出了一个发人深思的课题,也就是,推进脱贫攻坚工作:必须从儿童做起。二是孩子成长的特色。作点描述的是一些典型背景下的领军人物——第一书记和他们帮扶的孩子们,将他们在特殊的生活环境中成长的故事情景实实在在展示出来,读起来更觉得富于感染力和吸引力,同时也展示了第一书记们,在艰难困苦的工作中,表现出来的共产党人的那种精气神。三是专业创作的特色。创作纪实文学,尤其是纪实性的儿童文学,不仅需要专业性的特色,需要训练有素的写作思维,需要专业并且灵动的文字语言表达,而且需要起落自如的驾驭能力,需要个性的思想和趣味等。从一个读者的角度来看,专业性是对一个作者、 一部作品的最基本但高标准的要求。从这个角度讲,《花儿 朵朵开》极具专业性的特色。同时还有肖体高的其他作品, 也是极具专业性和独到的思维特征的。

儿童文学是文学领域一个独特的存在。必须是心底纯, 童心未泯,真诚为童年书写才能够写好。肖体高状态好,能保持一种自在而安静的写作姿态;路子正,深植于童年文化土壤而践行着现实主义文学创作。他的作品不仅有自足的童心世界、童真的诗性语言和地域特色文化,而且构成了他儿童文学作品代表了乌蒙山区域独有的鲜明特色。肖体高的创作成果也提振了我们对儿童文学的信心,儿童是我们的未来,儿童文学是孩子们的精神牛奶,是最干净的文学,希望全社会关注儿童文学创作,培育儿童文学生态。

肖体高忠诚和敬重自己的创作,他对自己的儿童文学的挚爱,达到了一丝不苟、严肃认真的境界,因此,他能取得今天的成绩我们并不意外。

也对这部作品提几点建议和意见:

第一是标点符号的问题。需要规范地运用,将作品打磨成精品。

第二是关于场景描述的问题。十多个故事都写得好,但是场景上还嫌不够,觉得干巴巴的,还可以更生动。乌蒙山区,越深度贫困地区的景色就越值得描写。

第三是政治性的问题。要用作品去表现,不要一来就是红色、英雄。成功的作品要把自己的观点深深藏在内心和故事中。让读者去读,去感悟,去感动人。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11)

泸州市作家协会秘书长李盛全


我只谈一个建议,标点符号一定要规范,语言逻辑要合理。优秀的作品是要代代相传的,对青少年的教育和示范作用非常重要,尤其是这样好的题材、这样好的作品更应该按教科书的规范标准来打磨。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12)

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执行主席徐潋


我们谈肖体高这部作品《花儿朵朵开》的体裁问题,它属于纪实散文,故事肯定是能打动人的。但是有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故事的背景介绍太空了,无论是对人物出场介绍、还是故事发生的背景,你不讲清楚,读者就看不懂。比如你一个人物一出来,没有背景介绍,别人就不知道他(她)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出现在作品中。如果作为报告文学,内容浅了;如读者为小朋友,本书的语言和标点的有一定的示范作用,故要规范语言的表达,和标点符号的正确使用。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13)

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肖大齐


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集子,可以看作报告文学化的小说,也是小说化的报告文学,我认为是一种创新,是报告性的小说。

谈几点建议:

第一,在这个纪实作品集里,应该有一篇能囊括19个故事的序。目前的前言不庄重,分量不够。

第二,内容里面的驻村第一书记和孩子的故事,我觉得还可以充实团体性,不仅仅是单独的某个驻村书记的个人行为。

第三,作品是表现脱贫攻坚,政治属性是明显的。还应该深挖故事,变化角度,把隐藏的故事写出来,才能达到政治的高度。

第四,要映射脱贫的效果,就需要对比。环境是重要参照,对环境的描写,才能烘托和反应变化。

第五,图片的编排和文字、标点问题,正式出版物一定要重语法、逻辑等。地域性、通俗化的语言,应该有正式的表达方式来标注。



市评协举办肖体高纪实文学作品《花儿朵朵开》研讨会(图14)

作家、诗人刘道勇


不亲自到山区,不了解贫穷是多穷。陪同肖老师去采访,去看到了农村一些贫穷家庭真实的生活,改变了对第一书记的印象。感动于肖体高老师每次实地采访,都要到孩子家里去看,去了解真实的情况,而不仅仅只听书记的介绍。因为有这样踏实的作风,这部作品才能如此打动人。


相关文档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