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
邮箱: 2010358287@qq.com
登录 | 注册 退出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艺海泛舟 > 民间文艺
从龙、龙王到水域主神 —— 《龙王的嬗变》中的文化意义
栏目:民间文艺 作者:林 颐 发布时间:2020-11-21
我们中国人崇拜龙。龙的雏形从诞生之日起,在后世不断被赋予新的内容。龙不但汇集了远古文化信息,它还蕴含着社会生活的经验积累,从而造就信仰。千百年来,龙已经成为了中国人的文化图腾,龙形象的变化,也正是人们在历史进程中观念不断变化在龙这一虚拟物质形态上的反

我们中国人崇拜龙。龙的雏形从诞生之日起,在后世不断被赋予新的内容。龙不但汇集了远古文化信息,它还蕴含着社会生活的经验积累,从而造就信仰。千百年来,龙已经成为了中国人的文化图腾,龙形象的变化,也正是人们在历史进程中观念不断变化在龙这一虚拟物质形态上的反映。     

《龙王的嬗变:白族水神信仰体系的人类学透视》(杨德爱、杨跃雄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年7月版)是这个领域的研究力作,它兼有田野调查和典籍搜集,严谨有度,论证扎实。作者杨德爱、杨跃雄都是白族,云南大理人,杨德爱任职大理大学民族文化研究院,主要从事宗教人类学、白族历史文化研究,杨跃雄目前是厦门大学社会与人类学院人类学专业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大理白族社会文化和环境人类学。

白族水神信仰的产生与自然环境有关。作者说,白族有着悠久的农耕历史,苍山洱海,大理自古就是水乡泽国,雨水丰沛则龙蟒生,水神信仰丰富多元,其中又以龙神居多,白族原始文化中的“水神”崇拜意识与诸夏初期的崇“龙”意识在本质上是一致的。白族的水神信仰首先要讲的就是广义的“龙”崇拜。根据龙的形态和能力,以及与人的关系,作者把广义的“龙”崇拜分为龙、神龙和龙神(龙王)三类。

第一类是作为异兽的龙。龙的形象是多元文化的结晶。龙常被描述成角似鹿,头、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掌似虎,耳似牛的生物。第二类是可以变化为人的神龙,本质上是龙,常以人的形象隐藏于世,性情亦正亦邪,或翻江倒海危害人间,或掘泉引水造福百姓。第三类是可以联通天地的神(龙王)。龙王能降雨治涝,普遍为人类所崇拜,享受人间供奉。 

龙形态乃多种生物的聚合,蛇是龙的主体原型。究其原因,蛇崇拜具有多民族性,它并不只是某一原始民族的崇拜物,而是几大族团共有的崇拜物。《说文》有言,禹从虫,象形也。龙初步形成之后,禹与蛇的关系就成了禹与龙的关系。夏后氏以龙为图腾,并吸收了东夷鸟类的某些特征,南疆多蛇种,对龙崇拜的接受也很自然。龙是多元文化结合的产物。

作者遍走村落,聆听老人讲述传说,大理民间流传段赤城斩蟒与小黄龙大战大黑龙的故事,百姓让与龙恶斗的勇士化身为龙,这类故事的取向足见龙崇拜的深入人心,龙性之多变反映了人们对于风雨雷电等气候变化的心理折射。作者依次考察了分布在洱海地区的供奉段赤城的龙王庙,记录了十几座庙宇的格局与装置,其中可见不同居地人们观念的细微差异,这些差异主要源于水神信仰对稻作定居农业在饮用、灌溉、防涝、治涝、守卫等自然功能上祈求程度的区别。水神的地方建构响应民众的现实心态。

原初神话的龙与水利专制统治紧密相连,而白族信仰体系中的龙与农业生产紧密相连。原初神话的龙是至高无上的神,而白族信仰体系中的龙则更人性化,既能行云布雨,又能久雨不止,让人又爱又恨,也就是说,原初神话的龙是一个绝对权威的国家统治的形象,而白族的龙王则是毁誉参半、恣意行事的神灵。原初神话的龙是土生土长的中国龙,折射的主要是道家和儒家的世界观,而白族信仰体系中的龙王是在本土原有的巫术结合外来的佛教和印度教的教义基础上形成的。它还受到历史上中原王朝与这块边疆地区的关系的影响,征服与反抗,统一与分离,接触、交流、融合,这些交往也构成了白族民间信仰深层回应的音符。

作者分析了水神的封赐与白族的族性、水神的地方建构与白族的历史心性的关系。从龙到龙王,从生态性的龙到意识形态的龙,再升格为掌控水域的主神,龙的观念逐渐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这些立足翔实材料和民俗风貌基础上的有分量的研究,表明“龙王的嬗变”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作为民族志的人类学透视作品,该书提供了一个样本观察的思考入口。

想想看,中国民间流传的十二生肖,唯有龙是想象的产物。龙与中国几千年的民族心理、文化传承、社会结构、政治体系、信仰崇拜是什么样的关系?通过这部作品,可以窥得一斑。


(本文刊载于2020年11月07日《云南日报》,转载目的仅限于学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文档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加载中~
上一篇:没有了